紅蝶獨舞

關於部落格
  • 1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研墨(蒼翠H)

如果可以, 我希望這濃稠的墨如何都不會幹, 這樣我就可以一直在這裏研轉著墨塊, 不離開,不做任何事,一直研轉。 遠處扯染著紅色的薄光,本該是湛藍的海天被映的一片透紅,這片紅,在翠山行眼裏,仿佛比在其他人眼裏迷人的多。 翠山行喜歡夕陽。 他抬起手對著陽光的方向展開五指,淺淺的光線順著他的指間溫柔的透進來,照在他的臉上,是美好卻又那麼詭異的桃色。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啊。”背後,一個同他喜歡著相同色彩的人走近。 翠山行轉頭,那美妙的桃色又印在了他頭髮上,跳動著紅色的光。 “師兄。” “小翠,又在看夕陽?”蒼走到他身前,緩緩的坐下。 “是啊。”翠山行重新看向閃耀地正歡的太陽。 蒼輕笑了一聲,“日出也是很美的顏色。” 翠山行低下頭,靜靜的看著自己的手指,明明都是紅色,為什麼卻感到是不一樣的色彩?他扯了扯嘴角,像是在笑。日出跟夕陽之所以不同,是因為它們所象徵的意義不同吧。 蒼得不到翠山行的回應,也沒有追問,只是扭著頭細細的看著翠山行的臉。精緻的眉眼,柔美的唇線,靜默的表情,愣看著夕陽。他就愣看著他的臉。 清澈的顏色讓蒼措手不及的對上來,那抹濃濃的桃紅色映在眼前,蒼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你怎麼這樣看我?” “噓…”蒼用食指跟中指按上翠山行的唇,“不要說話。” 翠山行的神經馬上繃緊起來,屏息聽著周圍。 只是…除了海浪的聲音以外…什麼都沒有… “高手。”蒼小聲的說了一句。“把眼睛閉起來,視覺的感官也融到聽覺上。”他提醒著翠山行。 後者想到了什麼似的閉上眼睛,眉頭結了起來,仿佛在很努力的感應著周圍的氣息。 這種方法,他們的師尊教過他們,如果無法將精力集中在一個感官,那麼就掐掉不需要的感官。而且這種方法,確實很有效。翠山行聽到了,一種怪異的聲音,聽得出對方在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呼吸,但是這種氣息,讓他覺得近在咫尺。 突然唇上襲來一陣暖意,嚇的他倉皇後退。 只是一個點吻,就被翠山行避開了。 “師兄。”他按著自己的唇,剛剛還寫著“驚訝”的臉已經恢復了平靜的表情。他靜靜的喚了一聲蒼,就像他平時那樣叫他時的語氣。 蒼也按著自己的唇,安靜的看著他。翠山行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墨香,剛剛也從他的唇,延到了蒼的唇上。蒼緩緩的抬起手指重重的嗅了嗅。 翠山行垂下眼簾,站起來轉身向屋裏走。 蒼一個箭步攔上去,擋在翠山行身前。 他沒抬頭,看著蒼的胸口交疊著的衣領,鬼使神差的幫他整理著。 蒼突然握住翠山行放在自己胸口的雙手,翠山行倒吸了口氣,兩人靜靜的對持著。 這個時候,夕陽也羞澀的沉下了地平線。天海只剩一片薄的透明的青白色。 “夠了。”翠山行抽回雙手推開擋在身前的蒼。 “小翠。”蒼扯住翠山行的肩膀猛的把他拉進懷裏。 “我說夠了。”翠山行沒有反抗,只是緩緩的輕聲。 “小翠。”蒼沒有理會翠山行的話,靠近他的臉,輕輕的蹭著他的鼻子,淡淡的墨香從他身上傳了過來。 “我的心意你該明白。”蒼吻著他的下顎。 “我是明白,”翠山行偏臉想避開蒼的吻,卻被蒼的鼻息挨著領口噴了個激靈。 “我只是明白。” “小翠…”沒來得及說完,蒼又被翠山行推開。 “以後少飲酒。”翠山行波瀾不驚。 “此後,吾不再飲酒。”蒼上前用膝蓋一頂翠山行的膝窩,後者重力頓失,倒進蒼的懷裏並且帶倒了他。 兩人在地上滾了幾遭,停下來的時候,翠山行發覺自己已經全身被制。 蒼伸手拆下翠山行的頭飾,一陣海風吹過,滿頭的碧絲呼啦一下被吹散開來,踩著腥甜的涼意飛舞。 “不要。”翠山行雙眼平視,眼中空空。 “什麼不要。”蒼拉開翠山行的領子,嗅了進去。 “唔…放開。”有些悸動的嗚咽,瞬間又回歸平靜。 “好。”蒼應聲,伸手去拉他的腰帶。 翠山行猛的按住蒼在蹭在腰間的手,抬頭看著他。 “你不是說好?” “你不是說‘不要放開’?”蒼笑著看他。 翠山行咬了咬牙,瞪著他。 蒼扯下翠山行的腰帶丟在一邊,拉開他的衣襟,是純白色的褥衣。天瞬間就暗了下來,月亮還沒綻臉,灰濛濛的氛圍襯的那白色格外的刺眼。蒼愣看著,不動了。 “師兄。” 蒼沒應聲。 “師兄。” 蒼還是沒有反應。 “……蒼。” 蒼緩緩抬眼看著翠山行,“你到底要如何?” “什麼?”翠山行疑惑的看著蒼。 蒼靜望著翠山行,也不回答。只是那眼神,讓翠山行莫名的想躲開。 他捏了翠山行的下巴猛的吻上了他的唇,濕滑的舌闖進他的口中,糾纏著他不放。翠山行推著他的肩膀,卻不使力,只是那樣推著。他就更肆無忌憚,吮著他的唇。 一陣長吻,蒼放開了他,本是粉橘色的唇,此時已經變成純純的紅,紅的讓人血脈噴張。 翠山行長長的舒了口氣,“師兄,別這樣。” “你到底要怎樣,你明明…” “是的,我明明…”翠山行閉了眼,歎了口氣,“我是為你好。” “可我是為了我們兩個人好。”蒼拉開他的褥衣,柔美的膚色被剛剛跑出來的月亮照的晶瑩剔透。他便什麼都不顧的吻了上去。 “師兄啊…” “喚吾蒼。”他重重的吮著翠山行的頸,紫紅色的吻痕斑斑駁駁的印下。 翠山行的體溫被蒼熱烘烘的氣息漸漸的帶高,蒸騰著迷人的體香。蒼陶醉的嗅著,雙手順著他的腋下延向背後,撫摸著他光滑的後背,他輕輕的將他攬起,蹭著他的肩頭,緩緩的向下,用舌尖舔吻著翠山行胸前的蓓蕾。 “啊…”沖出口的哼鳴讓翠山行咬傷了自己的舌,他抓著蒼後頸的領口,無力的拉扯。 這種哼鳴像是催情劑,蒼的鼻息更重了,他移過一隻手揉捏著翠山行的胸前,另一隻手順著後背滑進了他的底褲,撫著他柔嫩的雙丘。火熱的唇隨即向下移動,本是停在他胸前的手也迫不及待的跟下來,拉下翠山行腿間的白綢,映入眼簾的是他也已有些萌動的身體,蒼雙手按著翠山行的胯骨兩側,伸出粉紅色的舌卷舔著它。 “唔…”突然襲上來的濕熱讓翠山行有些迷蒙,他輕輕的眯起雙眼,看著天空,透透的墨色被月光穿越,絲絲的雲也暗淡的看不清。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這次,他逃不掉了。 下身傳來的一陣陣顫慄感讓他無法控制自己,他扯著蒼的袖子,嚶嚀了一聲。 海潮漸漸的遠離,好像不願打擾他們,形成半月形的海岸線,遺留下繽紛的彩貝,可惜在黑暗的籠罩下,失去了顏色。 濕熱的吻落在大腿的內側,或許是因為閉塞的熱,那種誘人的香氣在這裏濃重的散發,蒼有些醉了。 他抬起身子,拉扯著自己的前襟。 突然感到一陣空虛,翠山行看向蒼,眼前的蒼,正不耐煩的扯著自己的衣服,腰帶,他喘著粗氣,耳根通紅。煩瑣的衣衫敞開,是他健碩的腰身。 蒼將翠山行拉向自己,把他的小腿往自己雙肩一搭,快要壓抑不住的火熱蹭在了翠山行的股間,後者有些躲避。 “小翠…我不會讓你疼的。”沒什麼可信度的許諾。翠山行扭過頭不看他。 “小翠…”他叫著他的名字,修長的中指緩緩壓入他的菊口。 鈍鈍的疼讓翠山行的眉頭打起了小結,不是說無法忍受,而是無法控制。 蒼低下頭輕舔著周圍,併入了食指。 “啊…不…”翠山行扯了一下蒼的頭髮,略微抗議。 蒼探過身擒住翠山行的唇,一陣深吻,趁機滑進了第三根手指。 “唔!…”雙唇被制,他叫不出聲,只能無助的在喉嚨中嗚咽。下身的感覺更加敏感。蒼微微的轉動手指,在翠山行的體內進出,後者鎖著眉頭,無法出聲。 “嘖!”蒼突然抬頭,露在齒外的舌尖有一絲絲血痕,“咬我…”,他看著翠山行,卻一點也不生氣。 舌尖的血似乎引燃了他的某種渴望,他撤出手指猛的撞進了翠山行的身體。 “唔啊…”突如其來的疼痛讓翠山行咬緊了牙根。是一種脹痛頂著他的身體,跟刀劍的傷不同,這種痛,讓他摸不徹底。 蒼扶著他的臀慢慢的率動著身體,又熱又緊的內壁讓他有些失神,緊緊的摩擦使他覺得自己就要在翠山行的身體裏燃燒起來。 月亮躲進雲中,透過間縫偷偷的看著眼前的激情。 一切都暗了下來,模糊不清,如同翠山行的感官,疼痛中上升的酥麻感讓他覺得是不是自己出了什麼問題。他漸漸的開始承受蒼一下一下的撞擊,身體似乎渴望著被填滿,他抓著蒼的衣領,無法克制的呻吟。 “蒼…啊~~~蒼….”平時不會喚出口的稱呼,這種時候是他唯一想說的話。 “小翠、小翠…” 蒼拖起翠山行的後頸,狠狠的咬上他的唇,火熱的舌劃過他的貝齒糾纏著他的舌,來不及吞咽的唾絲順著翠山行的嘴角劃出一道色情的銀痕。 “唔…蒼…”翠山行抓住掛在蒼後背的紫衫,回吻著他。 淚水莫名的充盈了他清澈的眸,在蒼眼中是多麼的誘人。越來越想要的快感,讓他夾緊了雙腿,回應著蒼的佔有。 突然湧上來的浪花猛力的拍打著海岸,像是嫉妒著他們的激情,反反復複的咆哮。海沫的碎屑飛濺過來,還沒有落到他們身上,便已經被他們周圍滾燙的空氣給蒸發掉了。 “啊…小翠啊…”蒼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熾熱的氣息噴灑在翠山行的耳邊,他聽著他呼喚著自己的名字,本就有些瘋狂的心又多了一絲悸動。 “蒼…要…要啊~~”不在翠山行腦識範圍內的邀請卻下意識的從他嘴裏說出來,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聽到翠山行的索取,蒼更加賣力的抽送,快速的抽出鉤吊著翠山行的渴望,再猛的將身體釘進去。肉體跟肉體撞擊的聲音砰砰作響,驚醒了樹間假寐的小鳥,跌跌撞撞的逃開。 “唔啊…”被快感折磨著的翠山行喘息的上氣不接下氣。 他突然抱住蒼,立起身子坐向蒼的火熱,驟然的撞擊似乎比剛剛更加合他的心意。 蒼向上頂著翠山行的身體,看著他迷離的表情,眼角的桃紅是那麼的讓人垂涎欲滴。 “蒼…” “蒼。” “蒼啊~~~”仿佛登上了快樂的巔峰,翠山行不停的叫著蒼的名字。 “唔!”壓抑了很久的吼聲從蒼的喉間溢出。 翠山行抱著蒼的肩膀,突然一弓身子,幾行白濁濺在蒼的胸前。 蒼又用力的撞了幾下,自己的欲望也宣洩在了翠山行的身體裏。 而此時的翠山行,把臉埋在蒼的頸窩靜靜的不做聲。蒼略微調整了呼吸,捧起他的臉輕啄著,那俊秀的臉上佈滿了淚痕。 “小翠…”他疼惜的喚著他的名字,吻去他的淚。 翠山行不應聲,只是雙眼的淚水汩汩的溢出,蒼慌了神。 “小翠,疼麼?”他隨便扯了句話。 翠山行撇開臉,靜默的看著黑夜裏的海浪。 “小翠…”他知道他不想說話。 蒼站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又蹲下來拉緊了翠山行的領口,解下自己的披風搭在他肩上,將他攔腰抱起。 翠山行被蒼抱著向屋裏走去,他的頭挨著蒼的胸膛,突然有了個什麼念頭似的,他閉上眼,將耳朵貼在蒼的胸口,靜靜的聽著他有力的心跳。不一會,身下一軟,被蒼放在了床上。 “好好休息吧,一切的事明天再說。” 蒼除了兩人的外衣,拉過被子蓋上來,輕輕擁住翠山行。 本是靜默著的翠山行突然拉開蒼的褥衣,將臉貼了上去。 “蒼……” “嗯。”蒼撫著翠山行玉色的長髮,吻了吻他的額頭。 聽著蒼有規律的心跳聲,翠山行覺得很舒服,那種聲音讓他感受到可以將他整個人包裹住的安全感,合上有些紅腫的雙眼,他漸漸的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