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蝶獨舞

關於部落格
  • 18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鏡】引子,一,二章

一章 在愛比蘭斯王國的國都賽因城裏,有四座成菱形排列的高級府邸,分別住著國王的四位輔政大臣,東角是沙加公爵的阿墨羅宮,西角是米羅親王的薩所裏斯殿,南角是撒加親王的羅斯堡,北角是卡妙伯爵的冰居。由這四座居所圍成的小型城池就是貴族們居住的地方,菱形的正中間是一座華麗的宮殿,這便是愛比蘭斯皇族的王宮——邁亞宮。 “陛下!此事不甚妥當。”卡妙潔白的長袍擦過酒紅色的地毯,他邊說著邊向王座上的史昂行禮。 “有何不妥?南部原本就處在高發展階段,我去視察又有什麼不好?”史昂看著卡妙的雙眼,冷峻、威嚴。 “可是您在一個月前剛剛去過南部,現在西北的邊塞戰亂,而您卻執意去南部遊玩,望陛下三思。”卡妙對上史昂的紫眸,碧綠的眼睛透著無畏,他堅持著自己的一意見。 “臣弟與卡妙伯爵的意見相同,請皇兄多考慮一下戰亂的事情吧!”眼看史昂的眼中冒出怒火,米羅從群臣中站出來,擋在卡妙身前。 “臣也希望陛下能多體會一下戰亂地區人民的疾苦,去南部視察的事可以拖後一陣子……”沙加盡力的勸著史昂。 “那麼,撒加呢?”史昂看向一邊不說話的撒加:“四位輔臣只有你還沒有發言,王弟的意見是什麼?” “臣弟……也希望皇兄將遊玩的事暫時擱一下,處理戰亂。”撒加屈膝,將臉埋在垂下的長髮中。 “既然四位輔臣都這麼說,那麼暫且如此吧!”史昂一臉不滿的拂袖離去,留下四位額間掛著汗的輔臣。 “難得你這次不順著他,王兄。”米羅撩了撩頭髮。 “我總覺得皇兄去南部不止是為了所謂的‘視察’。”撒加低下頭,回答的聲音很小。 “這個,也許有些不能讓我們知道的事吧。”沙加挽著手中的佛珠。 “不過,撒加親王您的直覺總是像女人一樣準確啊~”卡妙理了理衣衫:“我還有事,諸位,先告辭了。” “啊!等我下,卡妙——”米羅追了出去。 “那麼我也告辭了,皇子殿下還在等我去下完那盤棋。”沙加邊說邊走了出去。 “真的沒事麼?”撒加喃喃自語,“還是去看看吧。” —————— 數不清的彩蝶縈繞在花叢中,碧色的枝葉將它們的美麗襯托的相得益彰,撒加踏著青綠色的石道,來到了史昂的書房。 “皇兄——”撒加推開門。 辦公案上的史昂抬起頭,見來人是撒加,笑了起來。 “撒加呀,有事麼?我現在可沒時間陪你啊。”史昂指了指眼前的一堆文件。 撒加看了看史昂身邊的王侍,抿了下嘴唇,沒有說話。 “你們退下吧。”史昂揚著手,,左右的侍從低頭行禮,然後退出了門外。 “說吧撒加,什麼事還這麼神秘的?” “史昂,你為什麼去南部?”撒加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常青樹。 “嗯?為了去遊玩呐。” “沒有這麼簡單的對吧?!”撒加盯著史昂的雙眼,企圖能從中讀出什麼。 “撒加,你想的太多了。”史昂微笑著站起來,走向撒加。 見史昂走過來,撒加迎了上去。 “史昂,說你愛我。” “你怎麼突然……” “說你愛我啊!!!”撒加抓著史昂的衣襟,用力拉向自己。 “我愛你。”史昂在撒加額上輕輕一吻,把他攬入懷中。那雙清澈的藍眸所散發出的不安讓他皺起了眉頭。 撒加閉上眼睛,自己忐忑不安的心並沒有因為史昂的吻而平靜下來,他總是預感到什麼事將要發生…… 二章 黑夜像一層暗藍色的紗般籠罩著愛比蘭斯王國,當邁亞宮殿裏響起了午夜的鐘聲時,那高貴美麗的國王並沒有如往常那樣合著眼睛休息,而是站在一面古鏡前,凝望著鏡中的自己。 “他知道了什麼?”史昂問鏡子。 “他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在猜測。”鏡中的人閉上眼睛,作思索狀。 “他猜到了什麼?” “他認為你去南部的原因一定不是為了視察。”鏡中的美麗男子睜開雙眼,深紫色的眸子黯然憂傷,“他很愛你,在擔心你。” 史昂輕笑著搖了搖頭:“算了,讓我看看那個人吧。” 鏡面揚起一陣微微的漣漪,史昂的人形漸漸消失,顯現的是一位睡著的貴公子,冰藍色的長髮在黑暗中也亮澤剔透,細細的雙眉,長長的、向上卷著的睫毛,如白玉般精巧的鼻子下方是線條優美的唇,同他凝脂般的肌膚一樣,沒有血色。銀色的月光從視窗撒進來,如同給他罩上了一層薄薄的絲紗。他就像一個美麗的洋娃娃,酣睡的姿態也如此迷人。 “我會得到他的!”史昂一把拉過紅幕,遮住古鏡。 他解開長袍準備休息,鏡中的自己說的話突然在自己的腦中閃了一下。 “他很愛你,在擔心你。” 深紫色的悲傷目光在他心中刺了一下。撒加他…… 算了,不想了,不能去想了。史昂搖搖頭。他是一個王,他知道要得到,就要犧牲。 我決不會讓你對我有所隱瞞的!史昂。 這個夜,撒加也沒有睡,他陷在沙發裏,海藍色的長髮泛著暗黑色的光。 在愛比蘭斯國王的寢室裏,有一塊被紅絨布隔出來的地方,而這個小小的空間裏,擺放著一面一人多高的古鏡,。這是愛比蘭斯皇室歷代相傳下來的魔鏡,擁有皇室血統的人可以從鏡中看見自己想看到的一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