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蝶獨舞

關於部落格
  • 18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鏡】三——五章

三章 明媚的陽光照耀著在愛比蘭斯南部的瑪莉堡,這裏的主人是南部最繁華的城市——格陵蘭城的管轄者,艾薇米麗亞•薛格維女子爵。(啊~~薛格維~~~希斯啊~) 一年前,艾薇米麗亞找回了與自己分開已久的弟弟,阿布羅狄•薛格維。可是阿布羅狄卻因為見到了十年不見的她而激動的暈了過去,就此一睡不起。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影響,艾薇米麗亞禁止家人以及雇傭們將此事說出去,所以,除了瑪莉堡的人以外,沒有人知道這個十年前轟動整個南部,被稱為“妖瞳精靈”的男子回來了。 “快醒來啊……阿布……”艾薇米麗亞伏在阿布羅狄的床前低聲呼喚。 整整一年啊,她美麗的弟弟沒有進一粒食,一滴水,就這麼沉睡著,如同童話中的睡美人,可是,誰又是他的王子……她思索著,當國王陛下無意的闖入了這間臥房,看到了阿布羅狄時,那驚訝的眼神讓艾薇米麗亞感到了很強的恐懼感,她聯繫到有名的占卜師尤利耶爾•拉斐爾為阿布羅狄占卜。 “他的命運被艾莉斯用枷鎖緊扣,而枷鎖的鑰匙很快就會出現。他的美麗師被負枷鎖的原因,也是解開枷鎖的關鍵。當他自由時,會另一對兄弟反目成仇,一雙戀人相互怨恨,一個王朝顛覆變革!他是不幸的,也是偉大的。他在沒有完成他人生的使命之前會經歷許多磨難,但是幸運女神和幸福女神會會手牽著手縈繞在他周圍。”尤利耶爾站起身,“薛格維子爵閣下,令弟身上的詛咒即將解除了,醒來的他將是燃燒愛比蘭斯的導火索。”他中性的聲音還在耳邊迴響,人早已不見蹤影。沒有人知道他的底細,只知道,這個擁有著定律天使和學術天使之名的人,就像神的使者。 詛咒麼…… 艾薇米麗亞眉頭緊皺的靠在椅子上。那個自阿布羅狄出生時就一直給大家造成困擾的詛咒……除了血親意外,只要看到他那雙冰藍色雙眸的人就會自殺。這是艾莉斯女神下的詛咒啊!詛咒這世間最美的人兒……為此,家人在他10歲的時候,將他送去了西方的阿佛洛狄忒神廟,希望女神可以給自己的愛子一份眷顧,解除這個詛咒。那時的艾薇米麗亞才10歲。十年後,阿布羅狄回來了,他已不是當年那個小巧的可愛男孩,美麗的長髮翻著大卷直至腰際,用紅色的發帶松松的綁在後腦。細細的長梭形瞳孔不時靈光的閃動。是他!這雙妖精的眸子!如正午的貓的眼睛,華貴神秘。這個世界上僅有的擁有著妖精瞳孔的人類。當年從這雙眼睛中散發出來的邪氣已經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更加迷人的光芒。 啊!這難道就是阿佛洛狄忒女神對於弟弟的恩賜麼! 可惜他的身體依然虛弱,而且暈血的毛病也沒有治癒。祭司告訴她,詛咒並沒有完全消除,一定不可以讓他在除了睡眠的情況下非自願的失去意識,否則便會一直沉睡下去,無法醒過來。這是阿佛洛狄忒與艾莉斯講下的條件。 艾薇米麗亞對此非常自責,她後悔不該就那麼莽撞的沖上去喊她的弟弟…… 還好當時有大占卜師尤利耶爾•拉斐爾在,有著銀色長髮的尤利耶爾預言這美麗的男子不會沉睡太久,他告訴了艾薇米麗亞如何聯繫自己,因為他認為阿布羅狄不平凡,單從他那雙妖精的瞳孔就可以看的出來。 五年前,父親在臨死之前去了西方神廟,見了弟弟最後一面後就去了天堂,接著便是母親……那陣子,身處兩地的姐弟兩人承受這喪親之痛,又不得不滿懷著悲傷忙著自己的事情。姐姐繼承了爵位和封授,而弟弟則繼續接受著洗禮與淨化,那是的她25歲,他只有15歲。 “這十年……有多少話想跟你說啊……阿布啊,快些醒過來好麼,姐姐求你……” 四章 真絲的屏簾後,兩個美麗的身影相擁、糾纏。 雲雨過後,熾熱的空氣漸漸冷卻。 撒加拖著疼痛的身體坐起來,看了看一旁的史昂,確定他睡了以後,撒加下床,拉開遮著魔鏡的紅幕。 “告訴我,史昂執意要去南部的原因。” “他是要去見一個人。”鏡中的撒加開口。 “見誰?” “艾薇米麗亞•薛格維女子爵的弟弟——阿布羅狄•薛格維。” “我要看他的樣子。” 鏡面掀起漣漪,撒加的形象消失,顯出一抹冰藍…… “唰啦——!” 紅幕在那個人的樣子顯現之前被拉上。 撒加驚訝的回過頭,在黑暗中對上史昂的眼睛。 “撒加,你的好奇心太重了!”史昂把撒加推到床邊,然後講他壓倒在床上。 史昂粗魯的、帶著懲罰的意味的再一次佔有了撒加。 清晨,天邊泛著魚肚白,撒加睜開眼睛,滿臉的悲傷。他默默的起身,穿好衣服離開了邁亞宮,回到羅斯堡。 “閣下,您回來了。”出來迎接他的是管家裏夫卡。 “裏夫卡,給我準備行禮,我要去格陵蘭城的瑪莉堡拜訪一下艾薇米麗亞•薛格維女子爵!” 五章 ☆ 之一§ 天鵝 ☆ “米羅,聽說撒加最近抱病在床,你這個做弟弟的怎麼也不去看望看望?” “嘿?他生病?你忘記是誰年年搶我的體育比賽冠軍啊?”米羅掐了掐卡妙的臉;“瞧你一臉擔心的樣子,難不成你愛上他了?” “你亂說什麼!”卡妙拍掉米羅的手,“他對外宣稱是傳染病,非常嚴厲的那種,你不擔心嗎?” “別在意了,他沒什麼病,”米羅坐在卡妙身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他家裏我也放了眼線的。撒加人根本不在府裏,他帶著裏夫卡去南部找我艾薇米麗亞表姐了。” “嗯?你表姐?那不也是他表姐?” “笨哦你!”米羅親昵的彈了彈卡妙的額頭,“我跟他又不是同一位王妃生的。” “真是卑鄙,”卡妙斜了斜米羅,“連自己哥哥家都放眼線。” “我就是卑鄙啊,”米羅從背後攬住卡妙的腰,低下頭吻他的脖頸,“這樣的我,最真實的我,只要你一個人知道。你愛我麼……” “嗯……我愛你……” 卡妙他知道米羅不是一個多麼善良的人,惡魔的外表通常都像天使一樣,米羅只是在自己狡詐心機的指揮下塑造了一個善良偉岸的外殼,其實他是一個事事都深謀遠慮的老狐狸,當然,這一點也只有卡妙知道。但是米羅對他的愛卻是真實的幾乎可以觸摸到,他把一切都給予了卡妙,原來愛情真的什麼都可以鎖得住。 “米羅,如果我被判了你,你會殺了我吧?” “不。如果你被判了我,我就去死。” 卡妙不記得這是多久以前的對話了,他只是覺得,自己生下來就註定要跟米羅在一起的。 ☆ 之二§ 魔鬼之子 ☆ 不安的腳步在門口踱來踱去,偶爾停一下,然後又開始發出聲響。 “露絲麼?進來吧。”艾薇米麗亞輕輕的歎了口氣,又一個黎明到來,自己也該去休息了 名叫露絲的人小心的推門進來,白色的裙子掃著地毯,她個子不高,體型豐盈,像一隻憨態可鞠的小熊,烏黑的長髮倒是比她的人更漂亮些,頭上戴著的暗色絲紗遮著她的臉。她是瑪莉堡的歌手。 “艾薇,有你的信,是撒加親王寄過來的。” “知道了,我去休息了。”艾薇米麗亞起身理了理裙子。 露絲低頭行禮,在艾薇米麗亞走後,她來到阿布羅狄床前,靜靜的望著他。 露絲是上代的薛格維子爵在一次旅行歸來的途中撿回的棄嬰,她大阿布羅狄兩歲,有著這個世界所禁忌的黑髮,而且左臉頰上有一塊黑色的蜘蛛型胎記,自眼角至嘴角,佈滿了半張臉,後來當她睜開眼睛時大家才發現,她的眼睛也是深邃的純黑,在這個忌諱黑色的世界裏,這樣的眸子被稱為“凶眼”,是可以控制人靈魂的眼睛,而擁有凶眼的人被稱為“魔鬼之子”。 雖然府上的傭人們對她不怎麼好,但是因為她心地善良,而且又有一副好歌喉,所以深得子爵一家的喜愛,跟艾薇米麗亞和阿布羅狄更是情同手足。 “阿布羅狄……”露絲握住阿布羅狄溫度不高的手,歎了口氣,“你一定、一定要醒過來啊,我,還有艾薇都在等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