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蝶獨舞

關於部落格
  • 18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鏡】六章

☆ 之一§ 惡魔降臨 ☆ 五個日出,五個日落。 豪華的馬車刺眼的闖入格陵蘭城,車頂豎立的愛比蘭斯皇族的王徽讓城民們停止了對於馬車主人身份的猜測。 ——皇族的人。 大家邊這麼確定著邊讓開了街道供馬車通過。 馬車飛奔而過,揚起一陣塵土。 未來的一切都是不可預料的,愛,或者恨,或者愛恨交織。 “歡迎來到瑪莉堡!尊敬的撒加•愛比蘭斯親王閣下!”艾薇米麗亞儀態端莊,身著正式的宮廷長裙,屈身向撒加行禮。她不能確定撒加是為什麼來到這裏,但是她知道,撒加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打擾了,薛格維子爵,我回在府上逗留一陣子,希望不會給您造成麻煩。”撒加禮節性的回答。 “不會不會,”艾薇米麗亞微笑,“您的光臨令僻府蓬蓽生輝。” “謝您的誇獎,請允許我的管家將行禮帶去我的房間。” “請自便,”艾薇米麗亞用手做了個“請”的姿勢,“請在晚上7點到餐廳享用晚餐。” “好的,多謝款待。”撒加站起身,與艾薇米麗亞握了握手,轉身上樓。 晚餐時,撒加靜靜的坐著,這座城堡的四面八方都讓他有危機感,那個人就在這裏,那個奪走了史昂的心的人。撒加的視線不住的打量著席間的人,沒有那種特別的冰藍色,怎麼搞的? “皇后為了美麗而殺白雪公主,啊,皇后,你可曾想過,美麗被判了你,善良才最忠心……” 露絲動聽的歌聲在餐廳中到處散落,她的發由艾薇米麗亞親自挽在頭頂,穿著美麗的晚禮服,連平時罩著的暗色絲紗也換成了閃著光的銀灰色。 “多美的歌喉啊!”撒加略微的驚歎,他在皇宮中生活了那麼多年,還沒有聽過如此美的歌聲,“就像繆斯女神一樣!” “為什麼要用織物遮著她的臉呢?”撒加問道。 “因為她是魔鬼之子。”艾薇米麗亞平淡的回答。 “魔鬼之子?!”對於她的回答,撒加則顯得驚訝無比。 “是的,”艾薇米麗亞拿起桌上的手帕擦了擦嘴角,“事情是這樣的……” 晚宴過的很愉快,始終沒有人發現,原本應該在撒加身邊作陪侍的裏夫卡沒有露面。 ☆ 之二§ 夜 ☆ 黑暗呼喚光明,光明也喚黑暗。 夜晚,撒加的房間沒有點燈,只有從視窗撒進來的點點淡光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靠在沙發上的人捋著自己因為黑暗而顯得灰亮的長髮。 “二樓最南邊的房間守衛非常森嚴,我想就是‘那個人’住的地方。”說話的人,一身夜行衣。 “這樣啊……”撒加低下頭,“明晚吧,明晚我去瞧瞧。你先退下吧。” “是。”裏夫卡推出門外。 撒加站起身,扶著窗框看著夜晚的花園,滿目各色的玫瑰在靜靜的沉睡。 “就讓你多活一天吧,不過這對你來說也沒有什麼意義。”撒加將手伸出窗外,讓月光撒在掌心。 “愛情這東西,真是即自私又可怕。”他自嘲的冷笑了幾聲。 ☆ 之三§ 第二夜 ☆ “閣下,愛加加格拉•普里爾公爵又給您來信了。”女傭將信送進艾薇米麗亞的房間,然後輕輕帶上門。 艾薇米麗亞拿起信封拆開,美麗的淡粉色紙張散發著玫瑰的香氣。 “給親愛的艾薇: 最近好麼? 我這邊真是麻煩,你也聽說了吧?背部邊塞戰亂,而且總有些怪物出沒,我也要不停的安撫百姓和鎮壓亂民。 阿布的情況怎麼樣了?還是在昏睡狀態麼?可惜我身在遠方幫不上你們姐弟什麼,尤利耶爾不是預言他即將醒來了嗎?我們很快就可以在一起了! 聽說撒加親王身染重病,你在南部可能消息不靈通,哎~如果有機會你可以去賽因的話,記得代我問候親王。 戰事頻繁,時間緊迫,我只能暫時寫這麼多了,其他有空再說吧。 我愛你。 你的愛加” 愛加…… 艾薇米麗亞將信貼在胸口,“我們很快就可以在一起了吧……” 但是……她突然一個寒戰,撒加親王身染重病麼?那麼…… 艾薇米麗亞緊張起來。 與此同時,撒加已經開始行動。 “閣下,您……”看到撒加穿著平時的長袍出門,裏夫卡不禁有些擔心。 “沒事的,”撒加擺擺手,“我一個人應付得來,你在房間等我好了。”他不顧管家不安得眼神,帶門離開。 一股淡淡的清香飄過,看守的侍衛們橫七豎八的倒了下去,撒加推開那扇門,進入後輕輕的關上。 真是一個美麗的夜晚,撒加這麼想。他藏在袖間的黃金匕首鑲嵌著尊貴的紅寶石,泛著血色的冷酷。撒加小心翼翼的邁著步子,他看見白色的絲簾後躺著一個人,幾絲冰藍色的頭髮自紗帳交錯的空滑露在外,撒加立刻緊張起來。 握著匕首的手心攥出了汗,他撩起簾子揚起手中的刀具看准那人的喉嚨狠狠的刺了下去——在匕首離阿布羅狄的頸還有兩公分時,撒加猛然僵住。 月光照著阿布羅狄的臉,他的皮膚就像剔透的牛奶布丁,長長的睫毛垂在眼下,微卷的藍發遮著他的額頭和雙眉,鼻下的唇如同被漂白過了的櫻桃,雖然顏色很淺但看上去還是那麼甜美誘人,他柔軟的耳垂釘著兩顆藍寶石,如同撒加的發色。玫瑰色的綢和銀絲交織的長袍略顯他纖細的腰身和修長的四肢,他的雙手優美的交疊在腹前。 黃金匕首不知何時已經從手中滑落到了床邊,撒加盯著阿布羅狄,愣了許久。心中突然湧起了什麼感情,胸口一陣發熱,像是被火灼了一樣,他低下頭漸漸靠近阿布羅狄,那麼短的距離,那麼美的人,讓撒加不禁意亂情迷。呼吸有些沉重,他輕輕的吻上阿布羅狄的唇,低低的溫度如同夏天的涼風,帶著玫瑰的香氣,讓撒加流連忘返。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好幾個世紀,也許只是幾分鐘而已,撒加口中的唇突然蠕動了一下,他趕緊起身,收起自己的放肆。 阿布羅狄藍色的睫毛抖動了幾下,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誰……” 撒加覺得世界在一瞬間消失了,那長梭形的瞳孔,冰藍色的眼睛仿佛要將他的靈魂自他身體離抽離,他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 ☆ 之四§ 蛻變 ☆ 撒加睜開眼睛,看到的是裏夫卡焦急的臉。 “閣下!您醒了!”忠誠的管家放心的歎了一口氣。 “我……這是……”撒加坐起來,環視四周,發現這裏是瑪莉堡中自己的房間。 “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在屋中等您回來,不小心睡著了,醒來就發現您躺在床上……” “你先下去吧。”撒加按了按太陽穴。 “閣下……” “下去!” “……是。”裏夫卡用擔心的目光掃了撒加一眼,退出門外。 撒加重新躺下,拉過被子蒙住頭,一閉眼就會想到那美麗的面容,攝人心魄的雙眸,他那時心都亂了,意識幾乎被吸走,連史昂的臉都模糊起來,只有那抹冰藍佔據著他整個思想。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親王閣下,我可以進來麼?”門外響起露絲動聽的聲音。 “請進。”撒加坐起身來。 門被緩緩推開,露絲端著一壺香氣四溢的玫瑰花茶進來。 “閣下,明晚瑪莉堡有化裝舞會,請您務必參加。” “好的,榮幸之至。”撒加臉上掛起尊貴的微笑。 “那麼我退下了,這是僻府藥師製作的玫瑰花茶。”露絲將茶壺放在桌上,行禮退下。 “化裝舞會……麼……?” 撒加用食指和中指銜起飄浮著的玫瑰花瓣,然後含在口中,淡淡的香氣佈滿在舌齒間,他陷入了親吻著那兩片薄唇的回憶中。 對阿布羅狄,他該怎麼辦…… 怎麼會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