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蝶獨舞

關於部落格
  • 18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望(劍龍H)

劍子仙跡,莫不是汝隨了這無端變化的風雨晴天?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該見首不見尾的明明是吾吧,吾才是龍… 疏樓龍宿翻身坐起來,按著睡塌上的毛漫無目的的撫摸。約定的時間已是過了七天,他撚起一根脫落的短絨擱在自己的睫毛上,放大的白色,讓他想到了什麼。猛的弄掉它,翻了個身又躺了下來。 這個家對汝來說,算個什麼… 金沙色的唇微微的揚了揚,龍宿無奈的合上了眼睛。 只是睡,也總是睡不安穩,如何就遲到了這麼久,如何就不守信用…是幫了朋友、惹了仇家,還是傷了,傷哪了,誰治的,有多痛,好了沒有,綁的緊不緊,傷口會不會裂開…疏樓龍宿抬手砰的一聲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沒出息。 “說誰沒出息呢。”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語調,莫不是那熟悉的白影,讓他愛的濃,恨的深。 龍宿翻身向另一邊不看他,白影似是長著貓的肉墊,悄無聲息的坐到他跟前。 “龍宿。”叫著他的名字,劍子仙跡一臉陶醉的模樣。 這讓他怎麼不陶醉,月光本就是柔和的東西,照在龍宿的臉上泛出的光澤更是軟綿到讓他想入非非。是什麼人給了他這副華麗的外衣,劍子仙跡伸過手摸著龍宿的臉。柔嫩的膚質被劍子碰了一下,又往裏縮了縮躲開他的觸摸。劍子笑了,他看到龍宿那濃密的睫毛有些激動的抖起來,幾根幾根的被水汽沾粘著,於是他不可救藥的擁了上去。 “嗚…”突然襲來的唇讓龍宿招架不了,耳根猛的沖了陣熱脹。 揚手,一扇子把這個登徒子打開。 “汝就乾脆別回來了。”看著劍子踉蹌了一下,龍宿想笑,又忍了。 “哎呀…我這不是…回來了嘛。”劍子挨著龍宿坐了下來,龍宿又往裏挪了挪。 “汝回來做什麼。”看也不看他,龍宿扭頭。 “回來看望好友你呀~”劍子一臉“我就是這麼純潔”的巴了上去。 “汝給吾…放開…”龍宿推開他,拿著扇子的手輕轉,執了邪刀出來抵在劍子脖子上,劍子只覺得頸間一涼,便靠在睡塌上不敢動個半分。 “吾…殺了汝…”龍宿強裝著冷冰的言語,卻是沒什麼底氣。 “動手把動手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劍子閉上眼睛,唇帶笑意。 龍宿一個氣急,刀峰逼近三分,鮮紅色的水光沿著那極薄的刃劃了下來。一陣誘惑人的血腥…龍宿的身子突然一震,是情不自禁的挨上去舔吻,刀刃劃傷了自己舌,抗拒不了的腥甜,不知道是劍子的,還是自己的。 “龍宿…”劍子空出雙手抱住龍宿,滾倒在睡塌上。 兩個人翻了個個兒,龍宿仰看著劍子,眼神複雜到劍子讀不過來,他乾脆用手捂住龍宿的眼睛,伏在他耳邊輕吮著他的耳垂。 一陣酥癢,龍宿本能的往旁邊躲,奈何怎麼都是躲不開劍子那靈活的舌,他越躲,它就跟的越緊,龍宿推著他。 “別碰吾…”掙不開,無論如何都掙不開,劍子的懷抱。 “怎麼了這是。”劍子穩住龍宿怔怔的看他。左右看看周圍,沒別人,上下打量龍宿,也是沒缺沒損。 龍宿咬著唇看他,不語。 似是想到了什麼,劍子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捏過龍宿的下巴蹭上了他的鼻子。 風雨無常,江湖恩怨,殺人人殺,是該給我個地方,讓我躲避這些生生死死,是該給我的理由,讓我推開這些紛紛世俗。 最重要的是,這裏有個人,牽掛著我,等待著我,讓我思念,讓我惦記,魂牽夢繞… “怪我回來晚了?” 龍宿一臉埋怨的看著他。 “那讓我好好補償你。”劍子的手可是比口快,一掀龍宿的下擺就鑽進了他的胯下。 “啊!汝!…”龍宿下意識往後縮,卻早就靠在了床角上,沒處躲。 “龍宿…”劍子順勢壓了上去,溫柔的吻舔著龍宿的眼瞼,後者不得不把眼睛合上。 吻著他,是股甜甜的香味,細膩的皮膚所散發出來的,不可抗拒的誘惑。舐甜著不肯鬆口,劍子緩緩下移,擒住那金沙色的唇,戒不了似的吮吸,輕咬。與皮膚不同,劍子嘗到的龍宿的唇,有著淡淡的酒氣,是儒門珍藏的佳釀,又或者是道門久封的沉香,劍子不清楚,是酒醉人還是人醉人。 “啊…劍…”仿佛有相同的感受,龍宿的眸子有絲絲迷亂。 是夜裏飲了太多的酒?可為什麼到了此時才醉。他抖了抖,微微的有些酒寒,劍子抱著他,他便往劍子懷裏靠。有些奇怪的感覺,慢慢儲蓄著,好像只是為了爆發。龍宿眯了眯眼,伸手攬住劍子的脖子,他不想去想了,這樣很舒服。 劍子吻著龍宿,那股勾著他遲遲不肯鬆口的香味越來越濃,他吻著龍宿的唇緩緩下移,在龍宿白皙的頸子上用力的留下了幾點斑駁的吻痕,忍不住延著領子向兩邊拉開,誘人的鎖骨,沒有一絲傷痕的肌膚,幾乎讓他發狂,他湊上去舔他的鎖骨,靈活的舌沿著凹處劃進龍宿的頸窩,一番洗劫。 “恩…劍子…”龍宿將頭瞥向一邊,方便劍子吻他。下身在劍子隔著衣物的摩擦下有了反應,他的喉結上下動了動,在劍子看來是那麼的惹人動情。 “我在..我在…”劍子的手摸向龍宿的腰,扯下底褲迅速的握住了龍宿的火熱。他的唇,貪婪的舔咬著龍宿胸前的蓓蕾,看著它慢慢的挺立,劍子還是不肯舍去。 “劍子…啊..不要…”龍宿有些亂了,他抓不住,什麼抓不住,他又要抓住什麼? 劍子騰出一隻手撫摸著龍宿的腰間,龍宿一陣輕抖,他便迎了上去,點吻著他的腰,龍宿癢的不行,卻不想躲,被人觸碰著敏感,他想要劍子的愛撫。 那燎人的唇,慢慢向下吻著,要他放鬆,要他適應,在龍宿進入了狀態之後,含住了他的火熱。吞吞吐吐,牽扯出銀色的絲線,不知是誰的。劍子用指甲輕輕刮著裸露在外的敏感,龍的喉嚨悶響了幾聲。 “啊…劍子…劍子…”惑人的呻吟,夾雜著呼喚,他金色的眸子蒙了一層水氣。 劍子的舌探向龍宿因為動情而微微張合的菊口,只是融著紅的粉色,已經讓劍子覺得血脈噴張。他揉著它,手指緩緩的壓進去,在狹窄的甬道進出。龍宿的手無目的的亂摸著,抓到了什麼,他不知道,只是在緊緊的抓著,他在壓抑著自己,他不要一發不可收拾。 併入第二根手指,劍子重新吻回龍宿的唇,酒醉的香氣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甜甜的氣息,有些熟悉,可龍宿想不起來究竟是什麼味道。劍子的舌闖進龍宿的口,翻天覆地的糾纏,手下併入第三根手指。 “嗚…”有些不適,龍宿想叫,卻叫不出來,被劍子纏著的舌已經不聽使喚,任他如何都逃不開。 “呃——”劍子長長的舒了口氣,放開了龍宿的唇,銀色的唾絲被扯出來,隨著龍宿銀紫色的頭髮一起踏著晚風飛舞。 他頭皮有些生疼,龍宿許是又拽斷了他幾絲頭髮吧…劍子抽出了自己的手指,扶住早已叫喧著的分身壓進了龍宿的身體,緊密的包裹,熱又溫柔,這就是龍宿美好的身軀。 “恩…啊…”龍宿皺了皺眉,是早已想到的入侵,卻又為什麼劃下了淚痕,他突然想哭,不知道為什麼,單純的想哭。 劍子捧起他的臉,吻著他的眼,細膩又寵愛的吻去他的淚,輕啄著他的唇,溫柔的安慰。將龍宿的碎發別到耳後,劍子撫著他輪廓完美的臉頰,舌又探入他的口,糾纏起來。率動起來的腰身,撞擊著龍宿柔軟的身體,突來的摩擦,龍宿受之不及,被劍子擒著口,叫不出。 龍宿皺著眉頭,好像要窒息的樣子,劍子放開他的唇,他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並用責備的目光瞪著劍子,劍子則是一笑,攬起他的腰猛的撞著他的內壁。 “啊..啊…劍子汝…汝這個…”龍宿被他拉了起來,攀住他的肩,身體有些繃緊的掛在劍子身上,繼續鎖著眉頭。 “龍宿…你好美…”劍子看著龍宿,每一寸誘人的肌膚都泛著淺淺的桃紅色,豔麗,嫵媚,讓他受不了,讓他受不了…一陣快感被視覺刺激的來臨,劍子抑制不住的要著龍宿,沒有規律的抽送,是心底爆發的獸性在催打。 “哈..哈..劍子…”劇烈的摩擦讓龍宿越漸迷亂,身體仿佛期待著什麼,叫嚷著要被填滿,再填滿,他還想要更多,理智的絲線砰的被繃斷,無法克制。 攀上高峰的龍宿用力抓著劍子的肩膀,汗水打濕了他的鬢髮,有些懵懂,他睜不開雙眼,看不清世界,只有劍子,劍子仙跡… “答應我…”忍受著的音調,讓劍子也強扯了絲理智聽著他。 “什麼..” “回家…”龍宿低低的喘了口氣,接著是排山倒海壓下來的高潮… “啊~~~回….” 是大火後的寂寥,是暴雨後的復蘇,是陽光下的明媚,是墮落,是沉淪,是飛升,是無法阻止的愛糾纏著這兩個人,如龍宿臉頰上那漂亮的梨渦,旋轉,交融。百年的攜手,千年的姻緣,是非不重要,輿論不重要,什麼,都不重要。 “恩,我答應你,回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