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蝶獨舞

關於部落格
  • 18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宮燈雨(劍龍H)

細雨打落在青黃色的瓦頂,濺起的水珠融入細細的水流,急急的順著彎角滴落,如白色的紗帳般罩著宮燈幃。 紫色的人影停停動動,似是徘徊,又似閑賦,偶爾抬頭望望那通向腳下之處的小徑,也只是朦朧的漸露線條優美的下巴。 深紅色的傘緩緩入眼,已是用舊的顏色,傘下的人,依然是久等的故人。 “汝又遲到了。”提衣落坐,龍宿的臉罩上剛剛不曾有的寧靜。 “是你早到了。”合傘走近,一襲亮白略微的有些刺眼。 “若再遲到,該當如何?”不解氣的眼神掃向已經坐到身邊來的劍子。 “你晚來便可。”沉悶的回答讓龍宿翻了翻白眼。 抬指撥弦,音色如水,潺潺不息,突湧急流,一分溫柔,兩分幽怨,三分怒意,四分穩健,風速行雲,似是沒有停下的意思。 細雨漸漸變大,仿佛是被琴聲招下。 忽聞弦聲戛然而止,只見修長的五指按住方才在撥弦的手,天地無聲。 “龍宿……”劍子挺直的鼻尖輕輕的靠過去,蹭著龍宿的左耳。 聞者沒有回答,只是向右邊挪了挪。 順勢擒住龍宿的唇,劍子點吻著,不露聲色。 龍宿再向右挪,卻被劍子的手臂攬了回來。 “你怪我不解風情?”劍子抱著龍宿,將他環入懷中。 “吾何時怪了汝?”眯起雙眸,龍宿垂下長長的睫毛。 劍子單手攬了龍宿,另一隻手掃淨了桌面(汗,別問我白玉琴在哪...),將龍宿放了上去。 “汝...汝做什麼...這可是在宮燈幃..汝不要亂來...”掙扎著想要起身,卻無從著手,稍一抬頭,就被劍子橫在頸間的脖子逼回去。 “雨本是原始的東西,大雨更是濕濕潮潮,我們該做些原始的事情。”劍子拉開龍宿的衣襟便低頭吻了下去。 “會...被人看到的...”龍宿言語間意退一步。 “你怕麼?”劍子對上龍宿的金眸,視線透露著絲絲挑釁。 “吾...吾有什麼好怕的。”龍宿嘴上強辯著,心裏卻拉響了警鈴。 “那便可,我也不怕。”劍子低頭啃上龍宿的脖子,點點紅印脫齒而出。 “啊..汝...”自知中了套,龍宿又是氣又是羞。 掙扎也不是,順從他又不甘願,龍宿就這麼僵著被劍子壓緊了逗弄。一時半刻便身感濕潮,身上的劍子全身已漸漸泛出了燥熱,吐出的氣仿佛能烘乾他,龍宿不由自主的貼近了劍子。 該如何澆滅這令人想去迎合的感覺,白色的發絲垂下來,搭在龍宿的睫毛上,朦朧的視線中纏進白亮的絲縷,攔了他眼,攔了他的心,攔了他想著鬧彆扭的情緒。 難耐的情欲像煎藥時的溫火,慢慢的熬著劍子,他舐舔著龍宿胸前的蓓蕾,用舌尖來回的撫弄,左手點按著另一處朱櫻,右手已經不規矩的拉開了龍宿的腰帶伸了進去。 四周的雨聲漸淡,說停就停。略顯粗重的呼吸聲滲在空氣中,熾熱的蒸騰。宛若霧中的火把,烤著濕濕的水氣,潮過了,卻是火燎似的熱燙。 “劍..恩..不要..啊...”在喉嚨中悶悶的反抗聲絲毫無用... 溫柔的套弄擦起了龍宿一直在壓抑的欲火,攀升的快感左右著他的腰枝在劍子身下來回的扭動。 對上那雙從不曾迷茫的眼,如果思念是索線,那麼相見就是給思念再添加一絲索線。跌落在甜棗與耳光並存的空間,百年的愛居然仍似以前,本以為默契的增長是熱情的遞減,卻發現又產生了很多俏皮的笑臉和常翻的白眼。面容依舊,多年歷練所成就的成熟氣息比從前更讓人著迷,可摘了這層面具,看到的還是最有“人”、“情”、“味”的愛人。 劍子的唇摩挲著龍宿的耳,輕聲歎道:“龍宿...吾真的好想你...很想很想...” “啊......”連綿的長吟自龍宿口中吐出,似是突然來的感動,又似是亢奮的呼喚。 雨又開始飄,細而密,似情的羅網,誰也逃不開,誰都躲不掉。望向劍子,耳邊的髮鬢被打濕,不知是紛飛入亭的雨,還是溫熱淡鹹的汗,又或者是無意中蹭上的淚?只是突然發覺白色的髮鬢粘在一起也很好看,如果貼上面葉的話,該給劍子選什麼樣的花色呢?愣了一下,覺得好笑。抬眼望去,簡單的臉,卻有著自己最抗拒不了的溫柔。可是他不肯因此對劍子放縱,因為與之抵消的,是劍子那天下無雙的悶騷... “劍...恩...汝...”淡淡的桃紅色爬上龍宿的臉上,求欲的話由於羞澀被壓回了喉嚨。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劍子的臉閃過一絲邪惡的表情。 白緞的長褲被退到膝蓋,劍子撩起前擺搭在龍宿的小腹擋住兩人的私處,略有些劍繭的手撫著龍宿柔軟的臀瓣,漸漸劃向深出,停在粉色的皺菊上揉按,他取了無味的防凍脂膏,將中指緩緩探入。 “呀...劍子...”鈍鈍的疼讓龍宿有絲不適,輕聲的抗議卻招來了更深入的探觸。 接連又併入了兩根手指,狹窄的通道被撐開些許,慢慢試探著所摩擦出的快感抵消了被侵入時的疼痛。 一陣風刮過,帶了一片雨灑進了亭中,突然被涼雨襲了臉,似是暫時的清醒,兩人互相望著。仿佛對方的眸子裏有千萬則事物,龍宿眯了眯雙眼,在這些事物的掩飾下,最深處的,仍然是那華麗的紫色身影。劍子低頭吻了吻龍宿的眼瞼,他自龍宿眼中,看到的只有自己,永遠赤誠坦白的被望在眼裏,望入心中。 “劍...”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像是在歎息紅塵打滾的無奈。如果可以,他最希望的就是同劍子退隱逍遙。為什麼不能完全的擁有,縱有萬般幽怨,卻要體諒,氣不過,又奈他如何…… 龍宿突然覺得很委屈,攀住劍子的背,狠狠的啃咬著他的鎖骨。 燒著劍子的溫火旺了起來,一下一下的痛楚更是挑起了讓他覺得渴的什麼感覺……情欲的疊加使他有些不由自主,抽出了手指,扶正下身漲著的私處對著那皺菊的花蕊急急的壓了進去。 “啊啊..啊..哈...”龍宿一聲驚訝的呻吟,像是還沒準備好接受劍子的進入。 “龍宿......”曖昧的喚著龍宿的名字,劍子扣著他的腰開始輕緩的抽送。 積累的快感銷蝕著龍宿的理智,突然還想要,想要更多。 不時啃舔著龍宿的脖子和前胸,越來越多的吻痕印在了他白皙的肌膚上。突然下體一陣輕微的抖動,便停不下來的要著龍宿。 “呀啊...劍...” 快起來的佔有讓龍宿感到一陣酥麻,壓下來的快感多到他幾乎不能承受,終於,理智被死死的扼殺,他雙臂纏上劍子,啞著嗓子要求劍子的入侵。 耳畔嫵媚的聲音燒著劍子僅存的一點自控思想,他怕,他怕這絲理智沒有了的話,他會傷到龍宿。 雨聲來的更大,敲打著四周奏響激烈的樂曲,原始的狂野隨著驟然濕冷的空氣聚集而來,像翻滾的浪,澎湃高漲,像襲岸的颶風,猛烈強勢,像移動的巨冰川,轟隆浩動,像赤紅的火山岩漿,火熱滾燙。 淡色的衣擺來回的率動,在它的遮掩下,兩人身體交合的部位完全沒有絲毫的外露,只是,這遠遠的看上去就讓人面紅心跳的姿勢,還有誰會注意是否有沒有春光乍泄呢。 “劍...快點呀..呀..”忍不住的開口索求,龍宿想抬腿盤住劍子的腰,但被還掛在雙腿上的褲子鎖著,一時難耐,恨不得撕了這方白緞... “你..啊..別..”感到龍宿的心急,劍子剛想開口勸,卻突然被接近高潮的快感制住了,話還沒說完,便加快了速度馳著自己正求發洩的愛欲。 “龍..龍宿...”斷斷續續的言語混著熾熱的氣息噴灑在龍宿耳邊。 “啊..啊——”攀上了臨界的龍宿一聲長吟,白色的衣擺頓時濕了一片。 一股熱流沖進了龍宿的身體裏,劍子也頓時軟了下來,緩緩的撤出了身體,捧著龍宿的臉輕輕的啄著。 雨勢漸漸的緩和了些許,如亭中同樣雲雨過後的兩人。牽搭著衣扣,理順著發絲,淡淡的溫存糾纏著濃濃的愛意。 劍子擁了龍宿入懷,疼惜的蹭著他的臉,緊緊的抱著,很不得將他揉進自己的身體裏去。 “劍子...” “龍宿...我真想就這樣抱著你,一直這麼下去...” 何時離君去?世間不見綠。 何時離君去?萬物皆成玉。 一直這麼下去麼?龍宿笑而不答,只是靠了靠劍子厚實的胸膛,合上眸子呼吸著雨後清澈的空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